寨墙上的木板突然出现一个个方形的窗口,无数的箭簇如同一股钢铁洪流般喷出,即将冲到寨墙下的曹军遭到了无情的打击,盾牌在密集的箭雨下碎裂,躲在后面的盾牌手与弓箭手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成了一只只刺猬,令人牙酸的嘎吱声响中,长枪般的巨箭在曹军的军阵中犁出一条条鲜血汇聚而成的死亡地带,气势如虹的曹军被突如其来的猛烈攻击给打晕了,有人还保持着冲锋的姿势,很快被箭矢吞没,更多的人选择撤退,敌人突然变强的攻击以及那一根根粗长的巨箭让战士的士气瞬间崩溃。  就在赵德面色大变的时候,对面的军营中,十几支火把突然亮起,然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有人将火把放在铜镜之上,然后数十面铜镜同时反射出的光芒,将围墙前面数十步范围内照的透亮,那三千名准备夜袭的兵马此刻就如同被扒光了衣服的小姑娘一般,孤零零的在一道道镜光的照射下,无所遁形。